您的位置:线上金沙平台 > 导演 > 非完全电影笔记:快乐的葬礼与伊丹十三(

非完全电影笔记:快乐的葬礼与伊丹十三(

发布时间:2019-06-14 14:07编辑:导演浏览(68)

      死人的事情是经常要发生的。活着的人要给死去的人办后事,天下皆然。中国人讲“慎终追远”,譬如古时候的人民公仆,家里的老爸老妈去世,哪怕再繁忙的公务缠身,也要

      留职停薪,去守所谓的丁父忧或丁母忧,在显考显妣的坟茔旁结茅而居历三年之久,否则即是不孝。今天幸好没有这些规矩了,因为大家忙着明争暗斗,生存压力大,不开心的事情,最好忘得越快越好。但反过来说,如果有三年时间,借着为父母尽孝,好好反省一下人生,养精蓄锐再创什么明天的辉煌,倒亦未必坏事。当然,我是在痴人说梦。

      葬礼很多时候是做给活人看的。越是子孙繁衍不能尽录的人家,就越是离不开复杂的程式与这样那样的忌讳,往往到头来死者安息了,活人累瘫了。我家乡的成都话不时兴葬礼这个文诌诌的用语,小市民都叫做打丧火,只此一端,即可见出其中热闹,因为守灵夜多半变成了麻将男女通宵达旦切磋技艺的狂欢夜,家中旋设的灵堂,则是磁带播放的哀乐、颂经与卡拉OK彼此交响的欢场。中国现时的葬礼,还有其他让人啼笑皆非的玩意,譬如去火葬场送亲人最后一程,本来庄严肃穆,却偏有几个衣着邋遢乡土气息浓厚的可疑人物,手执巨大铜号与鼓捶,预先站在你的身后,为生者死者吹奏一段不伦不类的“告别音乐”。临了一看帐单,原来这“告别音乐”早就算在里面了,之前你并不晓得。我的天,将来我化为灰烬的一刻,绝不要有这样的噪音伴我升天。

      前两天看了部美国人拍的纪录片《A Certain Kind Of Death》,讲的也是死人的事情。不过死者都是独居平民,死的时候身边没有亲属,死了之后亦找不到亲属,所以上面讲的那类排场基本没有。电影中洛杉矶的验尸官调查死者情况的种种细节,无关本文题旨,这里按下不表,只说送死者火葬一段,可能是我看过的电影中最为直接的镜头。原来骨殖的收集过程如此这般,通常以为的骨灰,其实尚需研磨处理,才是我们看到的抛撒所谓伟人骨灰时候的那个样子。仅就观影所得,中国火葬场的服务似乎不及先进国家,以我的几次经验,中国小民新鲜出炉的骨殖都是未经研磨的,装进骨灰坛保存很占位置,若是抛撒至伟大祖国的江河湖海,似乎亦不大雅观。但我记得研磨是额外收费之一,就连工人捧着骨殖向你走来的那段短短路程亦要收费,真好比旅游点层层设卡,观光客每进一道门都得乖乖交费,不比人家连无主尸体亦做足工夫,就算收费,恐亦不会这样挖空心思巧立名目,赚死人钱亦赚得那么赤裸裸。

      说到底,没有亲友的死者与寿终正寝者都一样,上天堂下地狱毋须活人帮忙,因为这不再是阳间的事情了。中国人的俗话说沟死沟埋,路死路埋,正面说这叫豁达潇洒,反面说却是草草了事,端看你如何理解。话虽如此,伟人的葬礼我觉得还是隆重其事为好,因为有启发亿万人心的作用。年来从电视与网络上看两宗举世瞩目的葬礼直播,虽然程式复杂排场十足,却都是品位优秀的葬礼杰作。美国前总统里根的葬礼,我印象最深是落日青山的背景衬托下,第一夫人南茜以面亲吻里根棺木的情景。教皇保罗二世的葬礼,简朴的棺木上,摊开一册福音书,书页于梵蒂冈的微风中翻卷。俱是高明的媒体影像秀,人家何需什么以姓氏笔划排名的治丧委员会这类劳什子?而谁又忘得了里根葬礼上,那些致辞者追念逝者的幽默隽语,还有梵蒂冈广场上,数十万民众向教宗致敬告别的鼓掌声,持续不断,有如海浪。

      前面所讲平民葬礼尤其东方式葬礼的种种可笑,伊丹十三的电影《葬礼》其实早已揭穿。这部伊丹十三最好的作品,入选日本《电影旬报》百大电影之列。整体而言,《葬礼》的谐谑意味把握得非常恰当,演员的演绎亦不过火,就观影者看来,实在是非常快乐的体验。男主角的老丈人病发去世,老丈人的兄弟坚持要以繁琐仪式送别死者,于是就有一幕幕的滑稽场景出现。虽是日式葬礼,但中国人看了并不觉得有多隔阂。同是礼多人不怪的东方社会(虽然我们已经礼失而求诸野),就连葬礼上丧主应答悼客的表情用语等招式,亦有专门的录影带向你传授(可能是编导虚构),以至前来打丧火的宾客,说的都是同样的话,看了真是开心得不行,联想起中国包办丧事的店铺门口摆设的纸扎冥物,据说今年清明有“纸二奶”的新品面市,至少见出中国人的认识水准已经超越唇齿相依的东瀛,因为我们的二奶已经进军冥间,管他阳世积德与否,管他死后是否有密宗所谓的诸多境界需要经历,反正现实的饮食男女一样不少就行。

      东方人似乎不忌讳在死者棺木前大吃大喝。去年小住山中,听闻有山民病危,住处老板娘叫我人死了就跟她去打丧火,大鱼大肉一顿。我问死者停在屋里,吃喝如何是好?她说不碍事,我们坐在外面就行。《葬礼》中有这样的场景,亦是全片最好看的一幕:宾主欢聚一堂,一边觥筹交错,一边搬弄是非,不料与死者交好的几位老人,执意要瞻仰遗容,放声嚎哭,使得大家很是扫兴,我看得开心之馀尚有遗憾,主要是没见到我熟悉的通宵麻将大战,要是我来拍中国的家庭葬礼,这个情景绝对少不了的,缺了它,就不足以见出赌以忘忧的硬道理,因为以前某同学丧母,他麻将桌上居然进账数千。《葬礼》最后去到火葬场,因为正好进餐时间,有事前预订的火葬场快餐供应,电影中交代那都是些不含鱼肉的素餐,不过吃的人似乎不多。快乐的葬礼终于要结束了,一家人聚在一起答谢左邻右舍,真正的哀痛,似乎才刚刚开始。

    转载请注明来源:非完全电影笔记:快乐的葬礼与伊丹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