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线上金沙平台 > 电视剧 > 风语‖陪你走过的日子都是记住的

风语‖陪你走过的日子都是记住的

发布时间:2019-08-09 20:48编辑:电视剧浏览(155)

      人生之旅,就是一张单程票,没有后悔的退路,只有披荆斩棘的前方。不论你的血缘家族籍贯如何,也不管你的出身地位高低贵贱,最后的归宿其实是没有根本的区别的。轰轰烈烈的过去不能救赎你的未来,名门望族的出身同样不能抵消你的罪孽和渊薮。有些相遇过了,可能再也没有时间重逢。有些播种了的,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收割。有些人,注定是你生命的过客,有相逢不一定能够相守。有些事,注定是你生活的必然,有艰辛不一定必然甜蜜。顺其自然,随遇而安,有时是一种消极或者懦弱,可是很多时候却是一种无奈或者选择。生活的态度,乃至生命的方式,不是客观的被迫就是主观的选择。人生只有不断的选择,没有绝对的正确与错误。很多时候,在别人眼里,你似乎走错了路,跟错了人,干错了事。可是,如果从你漫长的人生岁月的长河去统览,或者从广阔的社会芸芸众生的生命丛林中去观照,也许是一种最好的最坏选择,或者是一种最坏的最好选择。正当森和虹这一双璧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相处甚欢的时候,虹的外婆突然得了重病,她的妈妈要回城去照顾了。理所当然,虹也和妈妈一起回城了。短短的、甜蜜的一年不到的时间,是森和虹从相遇、相识到相知、相依的一年,也是相互支持、相互学习、相互依存的一年。这一年,是森幼小心灵里照进的第一抹生命的极光。这抹极光点燃了他的梦想,也点燃了他的激情和志向。临别的前夜,依然是按照惯例,他们在屋后的柴垛上,一边看星星,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无关痛痒的话语。其实两个人心里都知道明天就要分开了,从此以后不知是否能够再次相见,是否可以继续友谊,都是不得而知。所以谁也不愿主动先挑起这个话题。初夏时节,山村里的夜还是有点凉凉的感觉。森的家虽然座落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小坝子上,屋前是一垄梯田,早稻刚刚插下,禾苗正好转青。房屋右侧有一个山塘,估计三四分地宽的水面,最深处也就两米多一点。这正好充当了森的游泳池,在他三岁多的时候,父亲就在这塘里教会他游泳了。森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在他这么小的年龄就教他游泳,一直到后来他长大参加工作后母亲才揭晓这个谜底。原来森的二姐不会游泳在七岁时就在这口山塘淹死,父亲为了后来的孩子不再重蹈覆辙,后来生的孩子只要开始走路就教游泳。森是他父母生下的第六个孩子,也是第一个儿子,可以说是父母盼的千辛万苦才得到的第一个儿子,当然更是视若珍宝。自然是要更早地防患于未然。森家的房屋,是南方典型的木结构双层四排两进房屋。左厢前房是奶奶卧室,后房是厨房。右厢前房是父母卧室,后房是大姐五姐卧室(因为二姐、三姐、四姐均因病、意外夭折)。中堂后房是森的卧室。楼上是两个仓库、一个客房和杂物间。左、右两厢房一侧均有偏阁房相辅助,一侧用于猪、羊、鸡鸭等圈栏,一侧用于存放农具、柴禾等什物。虹和妈妈下放住森家后,右厢后房就空出来给她娘俩住,而两个姐姐则在奶奶房内开了一个对面铺。屋后是一片茶树山,左面则间杂种着一些杉树和楠竹。离房屋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有一棵巨大的樟树,据说有好几百年历史了。樟树左右两边五十米开外竟然神奇地长着一棵很高、很大的杨梅树和核桃树,再远处还有一棵相对较小的柚子树。这可是森在儿时的宝贝。每到杨梅或者核桃、柚子快要成熟时节,森和附近的小伙伴基本上只要有空就会守在树下,防止别人偷摘。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夜也越来越深,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森感觉到了她的凉意,可是并没有脱下外套给她披的意思。许是他的衣服可能太土了一点,而且肩上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补丁。是森的奶奶将大姐的旧蓝卡其布外衣改小后给森穿的。当然这一点虹并不知情。过了好大一会,森终于鼓足勇气,从裤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小的扁型木盒,递给虹,说是他自己削的一个竹梳子,算是给她的礼物。由于时间太紧,做的比较粗糙……虹心里流过一阵暖流,似乎冲走了夜幕下的寒意。羞怯地接过森递过来的木盒后,她轻轻打开木盒,取出小巧精致的那把竹梳,然后试着梳理了一下乌黑的秀发,满意地、小心奕奕地重新收拾好梳子和木盒。然后从荷包里拿出一支钢笔,递给森,说:“我早就知道你需要一支钢笔,这是我让爸爸上个礼拜特意从城里买来的,永久牌铱金笔,希望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机会一定来城里看我。”这支钢笔,森一直保留着,一直舍不得使用。因为这是虹留给他的最珍贵的礼物,也是最珍贵的儿时的记忆。当然,这支钢笔也一直在提醒着森要努力学习,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一年不到的时间,准确点说就是304天。如果扣除这其中偶尔虹和爸妈回城看望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时间,其实也说是三百天不到。三百天的友谊,儿时的味道,或许在成人的世界里根本算不上是友谊。可是对于森来说,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和城里人打交道,而且还是第一次结交城里的朋友、异性朋友,因此是具有颠覆性的际遇和遭遇。对于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出生的乡村、乡下的森来说,虹的到来,和虹的交往,实际上就是一种启蒙,一种革命性的开放和开窍。过去他懵懂无知,模模糊糊感觉读书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但是读书到底有什么好处?读书到底能够让自己得到哪些好处?……对于幼小的森,只能是迷茫的、未知的。但是从此,他知道了乡村外面还有一个美好的城市的世界,那里的生活应该是充满期待和希望的。他内心暗暗发誓,一定要去城里生活,做一个像虹一样的城里人。从此以后,森学习更加刻苦,更加认真。对课外书籍里的未知世界也是前所未有地渴望、期待和憧憬。也许树立了目标后的人生,更加具有行动力,也更加具有活力,并且充满着源源不断的生机和动能。森不仅在学校里认真听课、认真做作业,而且在家里放牛、砍柴、打猪草等的间隙也捧着一本书。可以说是利用一切时间在看书。夜深人静时,他坐在家里那盏昏暗的煤油灯下,也会一丝不苟地看书学习,即使第二天一早起床会从鼻子内抠出很黑很黑的鼻垢。对于一般的小学生来说,能够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已经非常不错了。有时间大多三五成群在玩耍。其实在那样原始而古老的乡下,也没什么更多有趣的东西玩,无非是跳绳、打飞机、跳房子、捉迷藏之类,间或男孩子们集聚一起玩玩打仗游戏抓抓特务什么的。像森这样较早懂事的孩子,他很早就知道给父母分担家务,放学回家不是上山砍柴,就是放牛、看鸭子,或者在自留地里干活。森年纪不大,但是个头不小。十岁的孩子比常人要高出一大截子。所以奶奶总是将他大姐穿过的蓝卡其布衣服改成男式便装后就给他穿。除了家里困难买不起布料做新衣服外,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有一个风俗说小的穿大的旧衣服健康。森是父母的宝贝儿子,也是奶奶的宝贝孙子,当然不能让他有半点差池。森的大姐整整大他十二岁。森上小学四年级时,她已经二十一岁了。她和森的二姑的二公子关系最好,好像说是在谈恋爱。那时的法律也没有明文规定近亲不能结婚。再说按照森的父亲和二姑的意见,这样正好亲上加亲。这位二表哥,高中毕业,由于成绩优秀被推荐担任乡镇干部的后备干部,过几年就会转正。这在农村来说是天大的好事情。据说是二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争取到二表哥去当乡镇干部的名额的。毕竟森的二姑家也只是普通的农村家庭,并没有太多的公家人脉资源可资利用。当然与二表哥正儿八经的高中毕业生,而且还是优秀毕业生应该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据说他在高中学习阶段一直担任学校的团委书记,组织协调能力有目共睹。而且他和同学的关系相处也是非常融洽。机会常常会在你不知不觉时悄悄降临,而能否抓住确实需要适时适度的天时地利人和,包括你在此之前所经所历的全部积累和沉淀的人生。许是童年时光的记忆常常容易被其他新奇的事物所打断,特别是童年的生活压力、家庭的贫困等等过早就碾压着很小就懂事的森来说,更多的是面对物质的匮乏和填饱肚子的冲动需要最大限度地考量和解决。精神层面的回忆,或者记忆深处的儿时友谊,随着日子的拉长,便也慢慢地淡化,直到退出森的第一位份现实。可惜森生活的这个偏僻的地方,真正能够找到的书不多,真正有藏书、喜欢看书的人并不多。幸好有那本《新华字典》在手,森可以一页一页地学字典,识字,识字义。也有偶尔的字典内的注解或者引用让森感到无助,毕竟那些被引用的书籍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也就无法理解其中的真正含义。很多时候,森也只好囫囵吞枣、一知半解,或者自己想当然。没有经历过艰难困苦的生活,也许不叫真正的生活。小学三年级的森,由于个头太大,别人吃两餐的食量他却只够一餐。一大家子人,每个人的口粮是生产队定的,大人和小孩不一样,成年男子和女人不一样,可是论食量像森这样的半大小孩比他父母等成人要大的多。那里的农村家庭的一日三餐,几乎难得一见鸡鸭鱼肉等荤菜,充其量逢年过节或者家里来客人偶尔打个牙祭吃点荤菜也不过是勉强安慰一下长期空虚的胃而已,根本算不上是饱餐一顿或者饕餮一下。即使父母亲偶尔会大方一下直接宰杀一只两斤多重的鸭子招待贵客,四只鸭腿仍然是可怜巴巴的那么袖珍,再说两个弟弟自然是吃大腿,轮到森也就是那个袖珍翅膀腿了。童年的时光,日子总是很慢很慢,于是每个少年都渴望早日长大。生活在艰难困苦中的森,更加感到时光似乎停滞不前,越是苦难的生活越是感觉黑夜般漫长。所以常常梦见自己长大了,走出小山村,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像是县城,又好像空旷无垠的无边无际的平原,或者是满眼望不到边的蓝色大海。但是周边全部都是陌生的面孔,没有一个人是自己认识的。随着森看的书越来越多,小小脑袋思考的问题也越来越复杂。他向往着自己生活的乡村外面的世界,他渴望自己在书中看到的人生际遇和奋斗的成功。特别是有一次,他在一个家庭成分是“破产地主”的老爷爷家中,偶然发现一本发黄的、没有封面和封底的、薄薄的书,神奇地发现自己的耳朵、鼻子、嘴巴、额头等面相与书中的描述非常吻合,什么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什么双耳垂珠、鼻翼丰隆,还有嘴阔厚唇、双眼卧蚕……虽然他一知半解,但是好像都是一些富贵双全、福寿绵长之类的吉祥断语。当时他偶尔发现,当然也就是偷偷地快速浏览了一遍,二百页不到,更兼图文相配,专拈和自己相匹配的图像和文字,所以阅读速度更快。森也知道,这本书是从这位杨姓老爷爷的枕头下掉到地上的,应该是他非常看重的书。自然也不好意思问那本书的名字。直到多年以后,森在县城的书摊上看到类似的书,书名叫做《麻衣神相》。正是这本书无形之中向森泄露了他面相的信息,让森充满着非常不错的期待。自此之后,不论在人前还是人后,他更加注意暗暗用功,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森也好像一夜之间懂事了,好像知道自己冥冥之中肩负着某种使命一样。这让他联想到给他《新华字典》的老爷爷曾经对他说过的一些莫名其妙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风语‖陪你走过的日子都是记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