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线上金沙平台 > 电影 > 示录残酷的巴丹行军美军战俘永远的噩梦

示录残酷的巴丹行军美军战俘永远的噩梦

发布时间:2019-07-29 21:39编辑:电影浏览(122)

      巴丹行军,也称巴丹死亡大游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人强迫美国和菲律宾战俘进行的一次远途行军。这次63英里的行军始于1942年4月9日,来自菲律宾巴丹半岛南端的至少72000名战俘被日本人强迫进行了行军,行军过程中日本士兵的残酷暴行和恶劣的自然条件导致至少一万名美国和菲律宾战俘丧命。1941年12月7日,就在日本偷袭珍珠港几个小时之后,日本人再次袭击了美国控制的菲律宾空军基地,在日本的这次空袭中,基地里的大部分军用飞机被摧毁。与偷袭珍珠港不同的是,空袭之后日本人迅速以地面入侵的方式对菲律宾进行了突袭。当日本地面部队到达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之前,菲律宾军队于12月撤退。这次行军的目的是让72000名战俘从巴丹半岛南端的MARIVELES到达北部奥唐奈的日本战俘营。为了完成这一行动,日本人计划让战俘们从MARIVELES步行55英里到圣费尔南多,然后乘火车前往卡帕斯,再从卡帕斯出发,战俘们步行八英里前往奥唐奈的战俘营。战俘们被划分为若干个小组,每个小组指派5-10名日本士兵看管,然后开始行军。日本人计划大约需要五天的时间才能完成这次行军,虽然听起来时间并不长,但是,对于已经饱受饥饿困扰的战俘们来说,这次行军却是致命的。日本士兵坚信武士道,武士道是日本的传统精神,是专为武士制定的准则或道德准则。在这些准则中,荣誉是给那些战斗到死的人的,任何投降的人都被认为是可耻的。因此,对于日本士兵来说,从巴丹被俘的美军和菲律宾战俘是不值得尊重的。为了表达他们的不满和厌恶,日本士兵在行军的整个过程中残忍地折磨他们。首先,战俘们只能获得极少的水和食物,虽然沿途有一些很干净的自流井水,但日本卫兵射杀了所有试图从井中取水喝的战俘。在行军中,饥饿的战俘们每天只能得到了几粒大米,当地菲律宾平民曾多次试图向行军的战俘扔食物,但日本士兵杀死了那些试图帮助战俘的平民。行军期间的酷热令战俘们异常痛苦,每行进一段距离,日本人就让囚犯在没有遮蔽物、炎热的阳光下坐上几个小时,并美其名曰这是“阳光疗法”。在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身体非常虚弱的战俘们在炎热的阳光下行走了63英里,许多人因营养不良而身患重病,而另一些人则是在丛林中就已经受伤或患有疾病,但是,这些事对日本人来说并不重要,如果有人在行军中显得迟缓或落后,他们要么被枪杀,要么被刺杀。日本的“秃鹰队”跟踪着每一群行军的战俘,他们负责处置那些掉队的战俘。随意的暴行很常见,日本士兵经常用枪托殴打战俘,实在走不动的战俘会被刺刀刺死或斩首。战俘们甚至连基本的权利和尊严也被剥夺,日本人不仅不提供厕所,而且为了防止战俘掉队甚至让他们边行军边大小便。战俘们一到圣费尔南多就被赶进了货车,日本士兵把战俘挤进密封的车厢里,车厢里一个战俘挤着一个战俘,直到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高温和车厢内部污浊而缺氧的空气造成了更多的战俘死亡。抵达卡帕斯后,战俘们又行进了8英里的行军,当他们到达目的地奥唐奈营地时,只剩下54000名战俘。据估计,这次行军大约有7000至10000人死亡,其余的失踪人员可能已经逃到丛林中或加入了游击队。奥唐纳营地内的条件也非常恶劣,刚到那里的最初几周,有更多的战俘死亡。美国人并没有忘记这场噩梦般的行军。战后,远东军事法庭指控日本陆军中将马沙鲁在巴丹死亡行军期间犯下的暴行,马沙鲁曾是负责菲律宾入侵的日本指挥官,是他下令将战俘从巴丹撤离。尽管他一直狡辩他从来没有命令过日军对战俘施暴,但所有法官都认为他应该为他军队的暴行责任,法庭裁定他有罪。1946年4月3。

    转载请注明来源:示录残酷的巴丹行军美军战俘永远的噩梦